特別企劃

> 特別企劃 > 【136期】曹興誠珍藏清包袱瓶8.28億拍出 震撼香港蘇富比!

【136期】曹興誠珍藏清包袱瓶8.28億拍出 震撼香港蘇富比!

瀏覽人數:441 人

曹興誠是在2000年為慶祝他的晶片公司在美國紐約上市,以2,400萬港元購藏;19年後曹興誠分批將樂從堂藏品釋出,香港蘇富比再次得以拍賣乾隆料胎畫琺瑯包袱瓶,在最近香港反送中時局動亂之下,最終以1.8億港幣落槌,加上傭金以207,086,000港幣成交,折合台幣8.28億台幣成交,令人咋舌,並創下「御製款料器」全球最高價拍賣紀錄,這只「清朝包袱瓶」,時隔19年增值8倍,也突顯曹興誠藝術投資眼光獨到精準。

2019香港蘇富比秋拍的重頭戲是這個清乾隆胎黃地畫琺琅鳳舞牡丹包袱瓶,高18.2cm,成交價:2.07億港幣(蘇富比)

蘇富比亞洲區瓷器與工藝品資深專家沈恩文表示:「過去20年,藝術收藏界對清代琺瑯彩的宮廷御用琺瑯彩器物需求越來越多,但對料胎(玻璃胎)琺瑯瞭解甚少。其實,料胎比瓷胎更珍稀、更難燒造。 兩岸故宮收藏的料胎畫琺瑯器物數量就比瓷胎少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小型的鼻煙壺,一般都不超過10公分。今香港蘇富比秋上拍的這一件超過18公分的包袱瓶,就連陶瓷鑒定泰斗耿寶昌先生都曾表示:此瓶為所見最大尺寸的宮廷制料胎畫琺瑯器,是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

曹興誠熱衷藝術品收藏,在海內外收藏界頗負盛名。 人家說收藏貴在「專」,曹興誠收藏卻是隨興所至,他在不到20年間便建立起比肩而行的香港船王趙從衍、仇燚之的收藏高度。在前英國蘇富比主席James Stourton曾出版過《Great Collectors of Our Time》一書中,集結了1945年以來他認為當代最偉大的100位收藏家這份名單中,僅有3位華人入列,分別是著名收藏家仇燚之、香港船王趙從衍曹以及我們台灣的曹興誠。

「樂從堂」主人曹興誠,在他家裡從史前青銅器到唐三彩,從北齊時的石佛像到當代中外藝術品,包羅萬象。 有看過他家收藏品的人,形容他家就如同一個「小故宮」。我們不得不佩服曹興誠的藝術品味和審美嗅覺,他的藝術投資精準是令他人無法比及的,雖然一開始並不是為了投資而收藏,但他眼光獨到,過往割愛的「北宋汝窯天青釉洗」創下汝窯拍賣紀錄,明嘉靖五彩魚藻紋蓋罐,也拍出高價;近2年出手3珍藏拍出驚人近30億,都讓曹興誠收藏成為近年拍賣場中最吸睛焦點,給他帶來的投資報酬率遠遠大過他的本業半導體。

此次香港蘇富比領銜重磅拍品「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署有「乾隆年製」藍料款,據資料顯示,此瓶乃紫禁城「造辦處」絕佳之作,屬同類中最大,其器形獨特紋飾優美,以現存御製玻璃(料胎)畫琺瑯器而言,無疑這一件狀況最佳,為私人收藏清宮藝術品之冠。由於料胎畫(御製玻璃)琺琅器製作繁複,加上燒製這種料胎畫琺瑯器難度最高,因為需以同一溫度施釉,或以接近玻璃熔點的溫度施釉,在技術上來說是非常困難,因此一般都做成小型的。這款精美的大件包袱瓶非常難得,是同類型中現存有最大的瓶器,即使在北京或台北故宮的料胎收藏中,都無法與之匹敵。這個包袱瓶除了大之外,畫琺瑯的彩繪更是其價值所在。畫琺瑯是清代獨具的彩繪工藝,康熙時期創燒,在雍正乾隆時期成熟。當中以瓷胎和銅胎最為多見,料胎(玻璃)器物則少有。玻璃器在中國歷史發展的巔峰就在清代,此外顏色多為五彩斑斕,在乾隆時期為顛峰。

此外,包袱瓶的形狀也是一個時代交流的見證。這樣造型的器物見證了清代皇室和日本交流。因此,在清代宮廷藏品中也可以看到包袱造型的日本漆器,或是模仿日本傳統包袱風呂敷的造型。在清代雍正和乾隆時期,因為「包袱」有「包福」的吉祥諧音,因此包袱形狀的器具曾經蔚為流行。

根據專家推斷,本件拍品應是清代紫禁城內府御製坊的巧匠才能出產的作品。而從上面的鳳凰、牡丹等鬼斧神工、妙筆生輝的圖案,可以推斷原先目的可能是可能是乾隆皇帝為了取悅皇后,或皇太后的禮物,亦有可能是乾隆送給母親的禮物,但後來成為恭親王奕訢的珍藏。包袱瓶其後從恭親王府中流出,成為中德混血收藏家巴爾(A.W. Bahr)的藏品,後來則被20世紀美國著名的中國藝術品藏家白納德夫婦(Paul and Helen Bernat)收藏。後來包袱瓶再出現,則是在1988年於香港蘇富比的拍賣場上被香港商人劉鑾雄買下。2000年劉鑾雄再售出包袱瓶,由台灣企業家曹興誠當時創紀錄價2400萬港幣(新台幣9500萬元)購入,若以此次拍賣成交價8.28億元落槌計算,代表這個藝術品價值將翻了近8倍的價格。